幸好大晋使团没有去马邑城,否则可能一个人都回不去!通往马邑城那条路、所在的偏关山附近,已有大量鲜卑骑兵重重阻击。董勇一行人走了南边的道路,循着山谷前往娄烦(神池县)。饶是如此,大伙也遭遇了前来拦截的敌军。董勇等只得杀出一条血路突围,等到靠近娄烦城的时候、

已经损失了近半了的人马,包括副使在内、许多官吏都死在了路上。

不过剩下的人总算是安全了。人们一路上不可谓凶险,终于走进晋军守卫的城门,幸存者不无表现出劫后余生的感慨。

随军司马龙奎顾不得休整,立刻写了一份奏书,先遣快马昼夜兼行南下,将此番出使的过程上奏朝廷。

数日之后,快马就率先将奏书送到了洛阳。中书省的通事郎收到这份奏书之后,越过了别的日常奏书,立刻送到太极殿宫院。不多时,门下省的贾充、荀勖等人都去了太极殿西堂。中书省和门下省的主要

官员,现在都属于平章政事堂,消息传得还是很快。

秦亮仍然在西堂右侧的屋子里办公。此时的西厅中,太仆羊祜、黄门郎卫瓘正好也在,两人只听到陈安说,董勇等斩了鲜卑大酋长之子的首级,顿时愕然。

“禀陛下,诸政事堂大臣在西厅外求见。”宦官庞黑走过来弯下腰,他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说话小心翼翼。

秦亮的目光暂时从奏书上挪开,看了一眼庞黑,“让他们都进来罢。”

庞黑再次拜道:“诺。”

没一会便有几个人走进厅堂行揖礼,秦亮继续浏览着纸张上的内容,头也不抬地说了声“坐”。众人谢恩,按官位高低顺序,自己找席位入座。

顷刻之间,秦亮已快速看完了大致内容。他的胸中随之升起了一团火气,不过暂且压在了心里没有发作,当然肯定没什么好脸色。

他重新细读了一遍其中的关键段落,便将奏书递给了身边的宫女陈三娘。

陈三娘发现、秦亮的眼睛看了一眼羊祜那边,立刻移步把奏书送到了羊祜面前。

几个大臣面面相觑,卫瓘终于忍不住躬身道:“臣举荐了董勇,却不知他会如此行事,臣有失察之罪!”

奏书刚送到洛阳,人们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只听说了董勇斩了大酋长之子悉鹿的首级。

如今许多世人已经忘记了汉使的作风,可这些饱读经史的士族大臣却是一清二楚。大伙听卫瓘这么一说,都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秦亮却道:“先看奏书。”

羊祜皱着眉头,展开纸张看了一会,把奏书递给荀勖。他转头看了一下厅堂里有好几个人,便开口将事情经过,大概叙述了一遍。

诸臣很快议论了起来,“朝廷使节不可辱,此番是悉鹿无礼在先。”“确实如此,这次不能怪董勇。”“拓跋鲜卑与我朝一向交好,那悉鹿坏了大事,死有余辜!”秦亮随即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脸上难掩隐约的怒气:“鲜卑人悉鹿无礼,董勇袭杀之,这些都是突发情况。但在事发之后,通往马邑城、娄烦城的道路上,忽然

出现那么多鲜卑伏兵是何意?”“当时悉鹿已死,鲜卑人依旧能派出大量人马,准确部署在马邑城、娄烦城西面的各个山谷路口,此必拓跋氏王帐所为!”陈骞眼里露出冷光。他虽然是个文官,

现居侍中之职,但一嘴胡须、面相勇悍。

太仆羊祜点头道:“截杀我朝使节的鲜卑兵、竟追至并州辖地,拓跋氏王帐对大晋缺乏敬畏之心,此事迟早得问罪。”

秦亮沉默片刻,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回顾左右的大臣:“待董勇等回朝,卿等先议定如何封赏、抚恤殉国者,余事再议罢。”

他说的是封赏,便已定论董勇斩了悉鹿有功,此事秦亮根本没有丝毫犹豫。朝廷使节遭遇无礼,敢于亮刀当场找回颜面,无论如何都要嘉奖,至于产生的后果、当然要秦亮这个皇帝来承担。若是像某朝外交官一样、在米国被警察揪着辫

子羞辱殴打,最后却只是跳桥自殺表达不满,这样的应对更会让人暴跳如雷。

几个侍中和散骑听罢,纷纷跪伏在筵席上行稽首礼,“臣等告退。”

羊祜、卫瓘在此之前就来了,本来是禀奏别的政事,中途才被急报打断,此时他们仍旧留在西堂,没有跟着陈骞贾充他们一起离开。

待侍中、散骑一行人离开西厅,羊祜立刻问了一句:“事关重大,陛下是否诏令集议或廷议?”

秦亮摇了摇头,径直从正位起身。他的目光从卫瓘脸上扫过,“一起进来吧。”

两人应声,随后走进了里屋。

“卿等先坐。”秦亮指了一下屋子右侧东墙的几筵,便走到桌子前面找了片刻、拿起一副地图,接着也走向东侧。

秦亮向门外唤了一声:“三娘,泡几碗茶进来。”

陈三娘的声音道:“妾遵命。”三人围着一张棋案跪坐,秦亮翻看着手里的地图。很快陈三娘也端着木盘进来了,她跪到桌案旁边,小心地把三碗泡茶放下,弯腰一礼,又向门口退去。这个小

女郎在晋王宫、宫城里住了几年,如今在人前、言行举止倒是已经拿得出手。

趁着看地图、品茶的一会时间,秦亮又暗自考虑了一会北面边境的情况。

他思考问题很快,不过毕竟是军国大事、正如羊祜所言事关重大,因此他没有心急,仍旧多想了一阵。

“很特别的茶。”卫瓘的声音道。

羊祜抿了一口,随口道:“这是炒制的春茶,直接用水泡,清香怡人。”

卫瓘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太仆见多识广。”盛夏的天气炎热,即使在阴凉的屋子里,空气依旧闷热。不过泡绿茶的水、并非沸水,敞在茶碗里一会儿就不怎么烫人了,空气中飘着些许茶香,淡淡的气味确

实好闻。

秦亮放下地图,“卿等若是喝得惯,一会带些回去,我这里还有蜀地的茉莉花茶。”

二人对视一眼,一起揖道:“臣等谢陛下赏赐。”

秦亮直接问道:“拓跋鲜卑的事,卿等有何见解?”

卫瓘暂时没有吭声。不过秦亮先前已经表明了态度,羊祜遂拱手道:“陛下所言正是要害,拓跋鲜卑不可饶恕之处,乃多路追击截杀我朝使节之举,处心积虑,敌意昭昭。拓跋氏之罪

,武力讨伐最为有效,我朝并可借此威慑余者宵小。”秦亮听罢十分满意,目光在羊祜脸上停留了片刻。羊祜额头饱满、气色很好,看起来毫无勇悍凶狠之相、很是面善,主张却往往比较强硬。之前伐吴的时候,很

多人都反对,羊祜同样是主战一方。

董勇是卫瓘推荐的人、正好今日卫瓘也在,秦亮便又转头看了过去。

卫瓘躬身道:“臣闻陛下有意将匈奴五部驱逐出并州,此番征讨拓跋氏,或可假道伐虢。”羊祜道:“以臣之见,不如借调兵惩戒拓跋氏时,先对匈奴形成包抄威逼之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若在河内、邺城、常山真定囤积粮草,驻扎兵力,作为增援河套

前线的粮道,缓缓在并州周围部署;只待严惩拓跋氏,震慑诸部,匈奴在形势、声威上都陷入困境,那时逼迫匈奴,其必不敢再有反叛之举。”

秦亮想了想,很快就觉得羊祜的方略不错。此时匈奴人并未有反叛之举,只有拓跋氏追杀大晋使团,如果晋军不去打拓跋氏、反而毫无道理地进攻匈奴,师出有名自然有点勉强,吃相也不太好看。而且晋

军与拓跋鲜卑的战争难以避免,若可对匈奴不战而屈人之兵、能少打一场战争也是好事。秦亮当即冷声说道:“朕遣董勇去拓跋氏,便是因为鸟吾羌人之事、鲜卑人越界了;如今拓跋氏又调兵进入并州地区、不断追杀我朝使节,看来是没把我们放在眼

里。那就用武力说话罢,这样大家都能明白。”

羊祜与卫瓘一起拜道:“陛下圣明!”秦亮深吸一口气,转头对羊祜道:“既然是报復,那便不能拖得太久,今年秋冬就动手!叔子的方略不错,先打拓跋鲜卑,卿写一份更详细的方略上来。另外事先

不要泄露,只让中枢重臣知晓就可以了。”

二人拜道:“臣谨遵诏命!”

他们接着跪伏在筵席上稽首,谢恩告退。

秦亮叫两人在外面的厅中稍后,又唤陈三娘包一些茶叶。

很快里屋便只剩下秦亮一个人。他依旧跪坐在几案旁边,手伸进瓷罐里拿了两枚围棋子,无意识地把玩着,犹自又寻思了一会。

拓跋鲜卑的作为,确实让秦亮非常恼火。他有意识地克制了情绪,只是防止愤怒影响正确的判断。不过此时反复又琢磨了一遍,他还是觉得、此战并不算因怒兴兵。毕竟不来点狠的,大晋王朝岂不是刚开国就有萎靡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