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大老总这个人,见面、谈话、行走、坐态都尽显随和低调亲切,他甚至表现出了一些不习惯被众星捧月的退让,示意年轻人继续忙别管他。

马上到点,还有那么些空座位估计也不会来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掺和这种自己分不到半杯羹的热闹。在中影干部的强烈建议下,杨景行决定庆功宴会这就开始,谁知道大老总又有几分钟时间呢。

“尊敬的各位的来宾……”今晚的主持人由中影干部推荐的他们第二制片分公司的一位做编导的美貌才女友情客串,挺熟练,之前都没跟杨总见过面但在台上说起来像是老朋友,致敬自己的大老总更是妙语连珠,她还是看孔导电影长大的呢。

无需对外宣传的流程没搞什新鲜,先是杨总致辞,然后导演分享,都属于言简意赅的风格,再以最热烈的掌声恭请大老总讲话勉励所有的电影人,更是一番掷地有声……终于,宴会以台上女主持人邀请示范引领着老板、导演、老总一起举杯碰杯为台下做出表率而正式开始。

三亿票房的饭局也没什么不一样,一样的你来我往一样的推杯换盏,为了联谊为了生意为了马屁甚至为喝而喝。虽然是峨洋主办,但有中影压阵基本没出什么大岔子,像是男演员跟大老总敬酒逗留太久说话太多而趋于露骨后被杨景行不留痕迹地邀请笼络到一边去,或者道具设备那两桌的人起了明显的争执由武明杨迅速反应压制,都只是小插曲。

大家意料之外的是大老总今天时间很充裕,胃口不错情绪较高,在主桌跟年轻导演和投资人讲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电影史,具有只有他才有资格拥有的深入了解和独特理解,旁边两桌的人都听得有滋有味恭恭敬敬。

酒过两巡了,杨景行不能再等,跟导演和大老总请个假了自己去其他桌走一走。虽然之前已经认识得差不多,但要想聊些具有酒桌气氛的话题,杨总还得由制片人带着才行。

果然,像“美中不足的女角色整体出彩是因为投资人不想干花瓶”这种过分扯淡他们就只会搂着制片人说,虽然投资人就在旁边听着,或者“酒菜很好但是有没有红包”这种让人尴尬的话,也只问制片人。

比起要全心全意照顾领导的杨总,武制片今天可是被所有干活拿钱的人捧着,他也情难自禁地放出了敬请期待的豪言,别说组长,你下面抗包的都有红包。

可能是因为杨总默认了红包再加上喝得比较爽快,他渐渐也有了点人气,当面听了些感叹感谢,比如做了这些年的影视还是第一次吃到上映之后的庆功宴。

每一桌五到十分钟,杨景行走这一圈花了不少时间,但没需要中途抽身送人,等他到回到主桌,大老总已经换座位到导演父亲旁边跟二老促膝而谈特别亲切的感觉。

似乎就等最后环节,不等杨景行坐下,大老总就站起来:“今天是个特别、特别开心的父亲节,让我们一起举杯祝亚飞的爸爸和妈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好不好?”

当然是好得不得了,简直是全宴会厅的人就等这一刻呢,全体全力响应,导致孔父孔母开心之上还有点惊吓。

最后的热烈了,因为老总放下杯子就跟孔爸爸握手告别。马上九点,就为了这两个小时的赏脸,集体大欢送出酒店大门,还好车就等在门口。

领导的车还看得见尾灯,时间的确值钱的演员也告辞。孔亚飞似乎受大老总感染放下了导演的架子,热切期待再合作……

杨总和孔导的送往也挺有诚意,一直到十点过武明杨才请示接手,时间不早了双亲还坐在里面呢。

孔父空母不无聊也没疲劳,被请到雅间喝茶看电视,还有庞惜、代尹兰和林雅作陪,孔亚飞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还没走呀……”

代尹兰很亲近:“还没单独敬你们一杯呢。”

林雅半起身带着鞠躬的动作被孔妈妈看在眼里,老母亲跟儿子分享惊喜:“姑娘姥姥家是唐山,到你舅舅家不远。”

孔亚飞哦,杨景行:“阿姨,林雅他们好几个同事朋友的家乡都在沈阳到唐山这一条线上,行里叫辽河帮,有好经纪好演员好编剧,现在终于等来一个大导演……”

“齐活!”代尹兰抢杨总话:“我们不求人了。”

“什么帮……”孔妈妈很和蔼地严肃:“不好听,像什么。”

“辽河会!”孔亚飞的酒兴还没退:“从辽河会向浦海看齐……”

“当然看齐,可是杨总,这次能不能让我们留惜姐在平京多玩两天。”代尹兰可能还比庞惜大两岁,但牵上手有点小撒娇的样子:“我朋友是天居马术俱乐部的股东,拜托我请惜姐赏脸好几次了,我都吃请了。”

“一定要留住。”杨景行这就跟辽河一边了:“好好多玩多几天,浦海十分感谢。”

“有这话我们可什么通告都不接了。”代尹兰像个纯打工的:“当出差!”

林雅有点兴奋:“出外景。”

杨景行支持:“那跟导演好好聊聊,我出去看看……”

大厅里已经开始做清洁,客人当然所剩不多,但是坚持到这会的就三五扎堆地进入了一般饭局不会达到的男人私语境界。现在也没什么服务可做了,峨洋影视部的小年轻守在道具组旁边听他们的儿女经听得入神。

“杨总,杨总,快来……”也就宴会开始前打了个照面的女主持人现在招呼得挺亲热,不过依偎着聂少英的姿势更亲密。

杨景行看出来是聂少英的相机里有什么可能让人发笑东西了,想先发制人:“不是说不准拍照吗。”

“导演女朋友兼御用侧拍师!”主持人对投资人理直气壮,又对摄影师甜腻:“让杨总做做工作,这么优秀的导演没有侧拍好遗憾。”

聂少英好像已经解释过这个问题,就翻了一张照片递给杨景行看看,小显示屏里,三亿大导演正对在跟女配演员碰杯讲话,两人脸的距离有点近,导演神情简直有猥琐嫌疑,就这抓拍功力,聂少英去当八卦摄影记者能发财。

“呀呀不是这个。”主持人娇急从杨景行手里摸抢相机,急切快速翻页:“看这个……拍得好吧?”

舞台全身照,孔亚飞手握话筒侧着头在看谁讲话,身形高大、站姿放松、微笑得意,照片的光影和构图也有水准。

看杨景行好像不怎么懂艺术,主持人就教他欣赏:“拍出了电影导演独具的气场,就算不认识孔导的人的看到这张照片也能感受到是一名导演,又有孔导鲜明的个人特色,能感受他的谦逊但是自信、成熟却不失童真、沉稳又满含热情……”

杨景行要解决一个千古文艺谜题,问创作者:“你想这么多没?”

聂少英呵呵,主持人又快点翻页:“这张……我最喜欢。”话说完又再用力点了好几下才选出,递得更近一些。

睁大眼睛准备使劲赏析导演英姿的杨景行被吓得五官扭曲往后一踉跄,因为两寸小视窗上是他自己的特写,好像是刚吞下一大口烈酒正在缓气回神。

主持人赶紧安抚:“画面表面有一层薄薄的张扬可能不是你喜欢的风格,但这副作品主要表现欣赏的是内在。背景虚化残影说明这不是一个放松清闲的时刻,人物却有一种正在跟你清茶淡话的松弛感,同时眼神又非常广阔包容坚毅的感觉,嘴唇的幅度也特别好,让这么年轻俊朗的面孔透出掌控全局的厚重感霸气感,让人不由自主想这个人肯定有很多故事,这个神态后的大脑在思考什么高度。男人最大的魅力是头脑,这幅作品的魅力就在于拍出了这个层次……”

杨景行眯着眼皱着眉盯着屏幕努力了,还是辜负了主持人那么期待启示的眼神,他实在领会不到也听不进去了:“朱小姐是不是有艺术品销售的经验?”

本来不太在意的照片创作者一下喜上眉梢伸出手:“拿钱。”

“买不起。”杨景行转身就走。

“哎,杨总。”主持人拉捏一下男人的手臂:“留个电话吧,她们肯定都有,不过还是觉得问您本人礼貌尊重以些。”

“那麻烦朱小姐记一下。”天呐,杨某人好像稳重起来了:“今天辛苦了,如果去浦海一定让峨洋知道,庞惜和武明杨的电话都留了没?”

朱小姐从自己包里拿出的却不是手机而是镜子:“先合个影吧。”倒挺自信,打开镜子只扫上一眼撩一下头发就合上了。

“谢谢朱小姐,可我不在公开场合照相。”杨景行大概还想表现出点霸气:“个人习惯。”

这下聂少英难做人了,她真有点着急:“我……今天不算吧?”

朱小姐就很理解:“没关系,再找私下的机会吧,我知道你是钢琴家所以在这种地方不太方便……”

杨景行摇头:“没什么原因,记一下号码吧……你们聊。”

跟给面子到最后的几波人都打了些招呼后杨景行就回雅间去,幸运巧遇聂少英,他迫不及待原形毕露:“照片记得发给我。”

知道底细的摄影师看模特的眼神都有点鄙视:“……我给小何。”

杨景行更欢喜:“更好,你的话她信,我讲都是吹牛。”

聂少英就有点失落:“……我们孔导以后是不是也会这么招蜂引蝶?”

“还以后?”杨景行羡慕到嫉恨干脆出卖:“早就是了,我今天都沾一回光。”

聂少英哼哧一笑,换个话题:“我有点不喜欢,那个大老总。”

杨景行吓一跳:“嘘……事业贵人。”

雅间内外基本都是自己人亲近人了,最后再简短内部庆祝恭贺感谢一番后,孔亚飞没太推辞地带着父母和女朋友被大家送上车先回家,两边挥手再见得像是那车要开去南极。

长辈一走,代尹兰就放心大胆:“夜生活刚开始,杨总,换个地方坐会吧。”

杨景行支持:“你们尽兴玩好,我明天飞机早不能陪了。”

人家大老总当然说一不二可你算老几?一群人叽叽喳喳要喝茶的建议洗脚的要唱歌的想去夜场的,还有推荐。

杨景行就试着坚毅:“解散。”

好像有点用,人群一愣后只有代尹兰拉上艺人:“我们送杨总。”

没有一个人响应,杨总连忙自识没趣:“不用送,我认路。”

“送一下,这边。”代尹兰先走一步:“有事儿跟杨总汇报……武哥你们先找地方。”

杨总好老板呀:“今天都放下工作吧。”

“你答应过的,忘记了?”代尹兰又撒娇起来:“难怪有人说杨总把人捧红就不管了。”

“你找孔导。”杨景行看了一下举棋不定的演员,又点个头:“那上去坐会,武哥也来吧。”

进了电梯,当着武明杨代尹兰没什么不好说的,真是要跟杨总说一下林雅接下来的计划,杨景行似乎也答应过可以讨论。武明杨还是关心老同事的,觉得林雅现在算是重头再来有了个很好开端,一定得站稳了站住了。

四个人进了杨总房间,代尹兰想起来:“我去拿点喝的。”

武明杨显然了解老同事:“怕不怕,我陪你。”

杨景行显然很不想再喝了:“都坐!制片和经纪面对面聊最能出成果……我当影迷。”

林雅一笑,都笑。

杨景行还记得优先级:“你们聊,我去打个电话……”

已经十一点,这一天下来只发了几条短信的何沛媛叫男朋友猜她在哪就用了一分钟,还好王卉回曲杭后已经给表弟打过电话称赞了何沛媛,杨景行就反客为主简化了程序,不过又让姑娘觉得自己是被男方家在背地里评头论足了,尽管说的是好话但也有那么点不适应。

自己这边的情况杨景行就几句话概括,杜林人没来面子来了,不然自己也不用这么晚了还要跟人扯淡。

听了一下具体情况,因为电影角色而对林雅也有个不错印象的何沛媛建议男朋友认真对待艺术探讨就不算浪费时间,其实那几个要投拍的剧本里的几个女一女二都可以考虑的,她自己在想剧情想角色的时候也会带入现实演员的模板,不过林雅好像没什么古典气质更不适合演摇滚女孩。

杨景行哄着辛苦了一天的女朋友早点香甜入睡,自己还要问问九纯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