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有了结果,当天喜报就送出宫,坤翎局也派了小吏到各个府上报喜。800纪大学士府上是余舒亲自去的。纪家出了大燕头一位皇后娘娘,天大的殊荣降到一家老小头上,足以光宗耀祖了,可想而知今后纪家的女孩儿都要金贵起来,一女难求。

纪鸿儒摇身一变成了国丈,成功跻身到皇亲国戚的队伍当中。

他为人并不迂腐,不然就不会支持燕帝自立为帝了,他不似朝中某些元老看不顺眼余舒这个后来居上的妇人,反倒对她客气有加,将她引为座上贵宾,再三谢过了。老人家精着呢,他晚来得女,前头三个儿子都不如小女儿贴心,将她送进宫中真是无奈之举,原是想着有太后娘娘自家的侄女排在前头,这个皇后怎么都轮不到他家。

偏偏就是选中了他家闺女,把韦太后坑了一把,要说这个结果和余舒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纪老头才不信呢。长公主在大都那会儿就对宁王死缠烂打的,眼看到了京城,宁王却和这位前朝赫赫有名的女大臣投了缘,不知怎么哄了皇帝赐婚。煮熟的鸭子飞了,太后和长公主能不恨么。两边结了怨,不定中间过了几招,这皇后的位子才最终花落他家。

甭管怎么来的,纪鸿儒知道自己都不能得罪了眼前这个女人,司天监掌握在她手里,底下还有个坤翎局,小女儿初到宫中需要仰仗她的地方多着呢。

于是,余舒和新鲜出炉的纪国丈来往客套了一番,这就有了交情,彼此之间心照不宣,他们从今往后共同的敌人就是后宫那位太后娘娘了。

纪国丈亲自将余舒送到大门口,看着她上了轿子,回过头便冷静下来,找齐了三房儿子儿媳妇到书房里,仔仔细细地敲打一遍,防着皇后册封大典之前再出岔子。

余舒回到太曦楼,太阳刚刚下山,她写了一道便签让黑衣卫送去薛睿那里,与他通个气儿――皇后定下来了,纪家很识相。

纪鸿儒猜得一点没错,韦家丢了这个皇后,一半都是薛睿和余舒的功劳,这事儿说起来并不难办,只要摸准了皇帝的心思,薛睿那头不着痕迹地上一上眼药,余舒这边牵制着太后,暗中为戴家和纪家两位千金造势,让太后产生危机感,不得不为她娘家闺女出头。然而韦太后将韦小姐捧得越高,皇帝就越是反感,何况承恩侯韦熙涵并非皇帝嫡亲的舅舅,犯得着给他们家这么大的脸面么。

“太后缓过神来怕是恼得不行,”余舒斜靠在座椅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在白玉案上轻打着拍子,哼唱道:“她无仁,我无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韦太后不来撩拨她和薛睿,不去挑拨薛睿和皇帝,谁管她韦家的女儿做不做皇后,她和薛睿又不是吃饱了撑着的。

“司徒女御来了。”楼外传来通报。

“让她进来。”

余舒收起了懒散的模样,坐直看着人从外面进来。司徒晴岚在宫里来回奔波了一天,满身疲惫,眼下是强打着精神回来复命。

“太书,各宫娘娘已经安置好了,纪皇后在册封大典之前暂时住在栖梧宫中,韦淑妃原是安排在永乐宫,后来太后娘娘传旨改了钟粹宫,丽嫔赐住希霞宫,两位婕妤和两位昭仪暂住偏殿,余下的都分散开了。”

余舒得知太后插手,毫不避讳地说道:“前朝两位淑妃娘娘住在永乐宫都没什么好下场,太后这是怕韦淑妃也沾了晦气,这才挪到钟粹宫这块风水宝地,是想本朝也出一位薛太后吗?呵呵。”

司徒晴岚垂首帖耳,并未因为余舒借喻薛太后嘲讽后宫而露出丝毫异样。前朝薛太后,乃是崇贞皇帝的生母,明明有皇后压在头顶上,她却因为先帝的宠爱久盛不衰,钟粹宫便是她的居所,皇后无子,她母凭子贵熬到了最后,挣得一个母后皇太后的尊荣,堪为后宫女子之“楷模”。

“等册封大典一过,坤翎局也要准备起来了。”余舒指的是制定《坤册》一事。

司徒晴岚迟疑道:“坤册是前朝旧制,现在后宫做主的是太后娘娘,她只字未提此事,只怕到时不肯沿用。此外,皇上他未必高兴司天监自作主张替他安排吧。”

余舒点头道:“你考虑的是,但坤册不能取缔,否则坤翎局何来的权威,所以要修改旧制,顺着咱们这位万岁爷的脾性,让它沿用下去。”

“您的意思是?”

“前朝时期,皇帝必须按照坤册上面的日程临幸各宫妃嫔,我们改一改,坤册上面不记某月某日轮到某位妃子承宠,只记某月某日哪几位宫妃不宜承宠,其他的就随便皇上高兴,爱去哪里去哪里。”

放宽了限制不等于没有限制,打消对皇帝的约束转移到宫妃身上,既保住了坤翎局的职权,又不会惹得皇帝厌烦。

“太书英明,深谋远虑。”司徒晴岚低声问道:“倘若太后出面阻挠,又该如何?”

余舒浑然不在意地笑了,意味深长道:“后宫就只有太后吗,你将皇后置于何地呢。”最应当支持《坤册》制度沿用的,无疑是皇后了。而纪皇后要想坐稳皇后的位子,少了坤翎局的助力怎么能行呢。这就叫互惠互利,比什么面子人情都管用。

司徒晴岚暗自佩服,太书玩弄权术的手段已然炉火纯青,韦太后惹上这一位,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正事都说完了,下面就说说私事吧。”余舒起身走下台阶,来到窗边茶座,指着对面的黄花梨小圈椅,叫她过来坐下说话。

“先时多事之秋,我顾不上你便一直没管没问,现今太平了,倒要好好问问你,你的婚事到底怎么办,你是要继续等你的姻缘,还是寻个门当户对的嫁了?总不能就这么耗着吧。”看看她这个当上司的多辛苦,还得为属下的终身大事操心。

司徒晴岚没设防她会突然提起这个,还是在后宫选妃之后提起来,让她怎能不心虚气短,一张嘴就漏了怯:“我我还没想好。”

余舒倒了茶喝,润润喉咙道:“那就现在想,我给你参谋参谋。”

司徒晴岚沉默,外人不知道,她还不清楚么,太书的大洞明术有多高明,在她面前扯谎根本没用,自己那点儿心思,她恐怕是已经看出来了。

“晴岚,”余舒叫了她的闺名,语气也比方才谈公事的时候温和多了,“女人家到了年纪却迟迟不肯嫁人,不是没有遇上喜欢的,就是心里面已经有了人,你是哪一种?”

司徒晴岚轻轻咬着下嘴唇,低头看着自己摆在膝上的手指,停了一会儿才小声道:“属下心里有人了,可我根本配不上他,不敢痴心妄想。”

“那就不要再想,我劝你尽快死了这条心。”

司徒晴岚呆呆地抬头看她,余舒正经道:“怎么,你以为我会鼓励你这份儿痴情吗,别傻了,连你自己都说自己配不上,可见你也明白这并非一段好姻缘。你既不敢去争,又舍不得放,到头来蹉跎的是你自己,不如趁早放下,你说呢?”

“我我”司徒晴岚的内心挣扎不已,她知道太书说的都对,可是要让她彻底断了那念头谈何容易,要是能死心,她早就死心了。进宫之前她也想过要做个了断,然而亲眼见到那人,她的死心就变成了不甘心。她无法自欺欺人,她想要什么,她从来都很清楚。

余舒没有催促她作出决定,而是耐着心等她做出选择。路是死的,人是活的,走不走地出来全凭自己。

“太书,”司徒晴岚不知不觉红了眼角,她埋着头不敢去看余舒的脸色,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步直愣愣地跪在她面前,鼓足了勇气祈求道:“我想进宫,求您帮帮我。”

余舒早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心里仍是有点替她惋惜,这世上的女人多如飞蛾扑火,明知不可为,当她遇见了那个人,还是会一头撞上去。

“后宫三千佳丽,当今皇上并非耽溺女色之人,你舍弃了自由之身,选了最难走的一条路。”余舒把话说得很明白,希望她能悬崖勒马,就算燕帝那里已经给她铺好了路,只要她此时反悔,还来得及回头。

司徒晴岚咬咬牙,铁了心道:“我不怕,与其悔憾终身,不如勉力一试。”

“唉,你起来吧。”她把手递到司徒晴岚面前,将她扶了起来,这便是答应了。司徒晴岚顿时喜出望外,眼中又燃起了希望,凭她自己要想进宫侍奉皇帝无疑是痴人说梦,太后那一关她都过不去,但是太书肯帮她就另当别论了。

“我可以让你如愿,但你要听从我的安排,不可贸然行事,否则你今后是福是祸我都不会再管。”开弓没有回头箭,丑话当然要说在前头。

司徒晴岚急忙保证道:“太书放心,我绝对不会做糊涂事的。”

余舒点点头,接着叮嘱她:“那你今日先回去,我会给你安排机会在皇上面前露脸,但你千万记得要守着本分端着自己,那些登不上台面的手段一概不要用,要进后宫就光明正大地让皇上开口请你。”

韦太后自作聪明,以为知子莫若母,却给儿子挑了那么些年轻稚嫩的小姑娘,可是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到底只有男人清楚,薛睿一早就跟余舒透漏过,皇帝喜欢的是柔情似水的女子,又不能软得没有性子,年纪还不能差得太多,换句话说他就是喜欢有女人味的,那一群十来岁的黄毛丫头,有甚么女人味呢。

司徒晴岚自卑之处不过是她的年纪与出身,焉知这两点恰恰是她的优势,正合皇帝的胃口。只要她能把握住进退,假以时日不愁得不到皇帝的喜爱。

而对余舒来说,安排司徒晴岚进宫另有用处,太后不是闲得无聊嘛,那就把后宫这滩水搅浑了,让她陷在里面爬出不来。

“太书,您的知遇之恩与成全之义,晴岚感激不尽,若有来日必当偿还。”司徒晴岚郑重其事地许诺。

余舒一笑而过,她不信什么来日必报,人都是会变的,她没指望司徒晴岚有朝一日飞上枝头还会对她像现在这样低声下气唯命是从。但是她可以保证自己站的永远比他们高,永远都需要他们仰视。

人活一世,若然不争,又有什么意思。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