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一月到现在,小两年的时间,这本书算是写完了。

之前不少读者都希望我能多写一些后记之类的文章,讲一讲苏咏霖离开之后大明会发生什么,或者类似于数百年乃至千年之后的变革,还有世界局势之类的。

但是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必要。

在我看来,大明国的未来随着世界革命的进展和工业时代的到来已经有了无数种可能,已经不是我能描述清楚的。

而且,我也没有能力为这样一个伟大的未来下一个定义。

这个未来属于那个世界的每一个人,而不属于我,我只需要把这本书写完就可以了。

未来会发生什么,大家可以自由发挥,自由畅想。

而我呢,就要迎来我梦寐以求的假日了。

启明这本书是我在枭雄志完结的当天就已经发布了的,当时是打算无缝衔接,也是想着靠枭雄志完结的热度把新书拉起来。

不过后面的事情证明一本长篇完结之后稍微休息一下放空自己还是很有必要的。

写枭雄志的时候我一天能搞定一万两三千字,有些时候爆发一下,两万字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写启明的时候,越往后就越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到后面一天八千字都算是高产,一天五六千都是常有的事情。

就感觉自己写不动了。

不管多么热爱的东西,也总会有疲惫的一天,日复一日的写作,到底也会让我陷入高磨损状态,越写越痛苦。

本来这本书是有继续往下写的计划,但是随着痛苦的增加,我也意识到继续下去不是一個好的选择,我不想带着痛苦去描述一个伟大的时代,所以我选择尽快完结,然后休息。

这本书我的自我感觉是写的不好,没有枭雄志那么能带给我一直到完结的热情,除了众所周知的原因,也有我自己的原因。

累了。

自打一四年开始写贞观攻略以来,我就一直维持一个高输出状态,几乎没有好好的休息。

从17年写万历开始,几乎就是连轴转,一个月休息个两三天,一年到头不停歇,连过年的时候都在不停的写。

而且我每一次请假也不是正儿八经的请假,说是要打游戏打一天,但是真正打一天游戏的时候很少,基本上打着打着就感到焦虑不安,就又去写了。

说是休息,其实也没有休息,一年到头真正一个字都不写的日子,加一块也没有一个礼拜。

感觉就和国人普遍患有的休假焦虑症一样,觉得休息会感到不安,会觉得焦虑,会认为仅仅一天或者两天的休息会让自己落后于其他人好多,沦为社会的loser,所以必须一刻不停的工作,直到精疲力竭为止。

我不知道这种【休息就是在浪费时间】的观念是怎么在我脑海里形成的,但是现在我意识到了,这不是一种正常的心态,这会让人加倍疲劳,最后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写作是一件让我感到快乐且让我拥有成就感的事情,也是我所钟爱的事业,我不愿意因为疲惫早早的失去这份事业。

所以我认真的反思了自己,决定进行一段时间的休息,这一回完结之后,我打算休息到十二月,十二月再开始筹备新书,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时间。

接下来的新书我已经有了两个计划,一个是汉末计划,一个是清中期计划。

我打算先写我比较擅长的汉末给自己缓口气,不过这一次没有郭鹏了,只有刘备。

之前有不少读者调侃我一上来就把刘备给阴死了,没给刘备发挥的空间,深感遗憾。

其实主要原因是我当年不喜欢刘备这个人,觉得他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是块牛皮糖,很是无趣,留着麻烦多多,甩不干净,干脆一开始就写死。

但是后面这几年经过不断了解,我越发感觉之前对刘备的误解很深,刘备真的是一个天下奇男子,是个了不起的白手起家的英豪,奋斗一生不放弃的真正的勇者。

这样的人其实很值得一写。

虽然最后也没能实现他老祖宗刘邦的伟业,但是他已经做到了那个时代之下他能做到的最好,而我,则希望我笔下的刘备能做的更好。

同时,我对东汉后期社会的了解也增多了不少,枭雄志里头一些没写透的东西这一次也打算写的深入一些,进一步贴近那个真实的时代,还原一个和大众印象全然不同的汉末三国时代。

希望这一次我能给大家带来又一次美妙的东汉末年之旅。

那诸位,我先休息了,希望大家也能对自己宽容一点,允许自己有更多休息的时间,不要让自己陷入高磨损状态。

咱们十二月再会。

以上。